借鑒對岸的數位醫療變革


近年,對岸的醫療模式正如火如荼地朝數位發展,線上問診、健康管理等醫療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根據中國數位醫療發展報告,2015年中國數位醫療市場規模達157億元人民幣,年增長率為38%,其中行動醫療市場規模達43億元人民幣,增長率為45%,中國市場上的網路及科技公司如何從患者的痛點切入展開醫療變革?如何運用數位較低成本、高效率及不受限地理的優勢發展出新的商業模式?以下用幾個案例來介紹。

提升醫療效率:支付寶的預約掛號服務

27a1087bd00aafdaf8aee3aa0985adba

截自支付寶APP

對台灣民眾來說,看病就等於排隊的代名詞,尤其若想要掛醫院名醫,更可能要徹夜排隊,不只是掛號,看診、繳費甚至是拿藥都需要漫長的等待,數位化的介入或許可以讓這一切變得簡單。

支付寶在2014年推出了新功能“預約掛號”,民眾使用此功能可搜尋附近的醫療院所及門診,在家或任何場所完成掛號、使用支付寶繳費後,只要在預定的時間到達醫院即可直接看診,看診後醫生所開的藥物清單會立即出現在手機螢幕上,用支付寶一鍵完成繳費就可以直接到窗口取藥,解決了民眾每次上醫院掛號要排隊、候診要排隊、付費取藥要排隊的痛點,為患者帶來全新的就醫體驗。

阿里巴巴利用旗下的支付寶APP,從就醫流程中的支付環節切入,為傳統醫療行業帶來變革,不僅建構起就醫流程的O2O模式,讓患者的滿意度大幅提升,更引入了未來醫院的概念,重複而且標準化的流程未來將由機器或數位工具取代,省下大量的人力成本,支付寶和中國大陸省級、地方級等第三方專業掛號平台深入合作,至2016年為止,民眾可以在全中國大陸3,000多家醫院透過支付寶進行掛號。

普及醫療服務:丁香園、春雨醫生的線上問診

對於偏鄉民眾來說,生病必須大老遠跑一趟鄰近的城市,才能享有醫院的專業設備及人力資源,不能即時看診是一大痛點,幅員遼闊的中國大陸市場,城鄉差距更為顯著,集中在大城市的醫療資源無法滿足偏鄉居民的需求,在此背景下,隨著數位科技發達,越來越多人期望透過數位解決上述問題。

2016-12-16 15_44_13-应用中心-丁香医生

截自丁香醫生官網

線上問診平台「春雨醫生」成立於2011年,核心服務為透過行動裝置為民眾找到執業醫生進行遠程諮詢,其中新推出的「空中醫院」服務,“找醫生”功能讓患者足不出戶就可以在線上找到醫生進行電話或是圖文諮詢,“快速提問”功能讓患者在對話框內描述症狀,執業醫生會迅速回覆,此外,平台推出專屬的醫療服務「私人醫生」,讓患者擁有專屬的家庭醫生可以隨時隨地諮詢,若需要就醫則協助預約醫院轉診,還有保存患者檔案及病史的管理系統,對患者來說,春雨醫生從預防延伸到後端的健康管理,包覆了多元的醫療需求,截至2016年,根據春雨醫生公布,累計的醫生數量已經接近50萬,平台每天有近10萬的醫生回答來自全中國大陸患者的提問,此數字已經超過任何一家實體醫院的能力範圍。

另外一家面向醫生的專業醫療平台「丁香園」在2000年成立,透過“丁香醫生”為患者線上提供基礎的醫療健康知識,累積了2,000萬的顧客,也奠定了良好的形象,在此基礎上丁香園近日推出了付費問答服務“來問醫生”,患者可根據科室選擇醫生提問,並按照自己所認為合理的價格進行支付,醫生回答後,患者可選擇將回答公開,提問超過24小時未被回答,費用將全部退還,透過此服務連接醫生與患者,滿足患者較個性化的健康諮詢需求,並透過付費的方式過濾廣告及詐騙訊息以保證服務品質,丁香園在2014年完成第三輪融資,獲得騰訊注入7,000萬美金,根據BigData Research在2015年的調查,中國大陸醫療資訊APP中,丁香醫生的月平均活躍顧客數高達55萬,位居首位。

分享藥品資源:掌上藥店

是否曾經有懷疑自己藥物過敏,看著藥品清單卻一頭霧水的經驗?是否曾經出現進了藥房卻不知道該如何選擇的處境?一般患者多缺乏醫學知識,除了乖乖遵守醫生所開的處方籤定時定量服用,多半並不了解自己所服的藥品來源或是副作用,一旦發生藥物過敏等問題,最後只能回到醫院或診所找醫生求救。

2011年進入藥品領域的行動數位平台「掌上藥店」,不同於阿里巴巴、京東等電商龍頭在線上販售藥品,掌上藥品扮演促銷者的角色,核心功能為幫助民眾搜尋周邊藥局、查閱藥品說明以及提供用藥指南等等,另外平台還加入了社群元素,讓民眾分享藥品、資訊或按讚,形成雙向的交流,如同藥局的大眾點評。

掌上藥店對一般顧客及藥局提供免費服務,主要的收入來源是廣告業務,根據掌上藥店的調查,註冊顧客至2016年已到達5,000萬人,合作的藥局也超過5萬家,未來的發展潛力相當大。

 

回頭看台灣市場,隨著高齡化社會的來臨,民眾對醫療照護的重視及需求日益增加,傳統醫療機構面對更大量而且多元的需求,甚至是更嚴苛的要求,該如何提升品質及附加價值?該如何打破既有思維,從患者的需求及痛點出發進行革新?同時,政府該如何從監管的角色轉為推動的角色,為醫療的數位化打開一扇門?借鑒對岸的數位醫療變革,也許可提供一些參考意義。